歡迎進入內蒙古自治區律師協會!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件瀏覽
咨詢熱線:0471-5301279
投稿專地Contribute

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投稿列表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投稿專地 - 投稿列表

論偵查程序中律師作用的現實與實現

瀏覽次數:74245次 發布時間:2015/12/31 16:12:03 【關閉】 字體:  

  論偵查程序中律師作用的現實與實現作者內蒙古瑞安律師事務所任彥斌內容提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四章確定了刑事訴訟中辯護的基本制度及原則。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六條,則是對律師在偵查程序中作用、權利、職責的細化規定,此篇論文以《中華人民共同國刑事訴訟法》第四章及第九十六條為基礎,結合筆者作為律師在辦案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及現階段刑事訴訟偵查階段律師職責、作用的現狀及律師作用的實現,發表拙見。

一、我國法律對律師在刑事訴訟偵查階段權利的規定《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犯罪嫌疑人在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聘請的律師可以為其申請取保候審。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請律師,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受委托的律師有權向偵查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可以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關案件情況。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根據案件情況和需要可以派員在場。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律師法》第三十三條:犯罪嫌疑人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師憑律師執業證書、律師事務所證明和委托書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權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關案件情況。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監聽。《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三十五條公安機關應當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活動,保障律師在偵查階段依法從事下列業務:

(一)向公安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

(二)會見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關案件的情況;

(三)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

(四)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申請取保候審。第三十六條公安機關在對犯罪嫌疑人依法進行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應當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權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并記錄在案。。通過上述法律、規章的規定可以明確律師在偵查階段所享有的權利及所起的作用可以歸納:①向公安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②會見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關案件的情況;③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④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申請取保候審;⑤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時,有不被監聽的權利。

二、律師在刑事案件偵查階段行使權利、發揮作用的現實狀況本人作為律師在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往往應有的律師權利會受到限制,特別是在偵查階段,現實存在的問題有:

1、在會見犯罪嫌疑人時,會被看守所指定到有視頻攝像、音頻錄音、會見過程同步被監聽的會見室與犯罪嫌疑人交談。

2、犯罪嫌疑人無論涉嫌何種罪名,律師在會見時必須要經偵查機關批準;偵查機關以各種理由拒絕律師行使會見的權利,如以辦案人員不在、過幾天就到人民檢察院、現在正在偵查律師會見不便等各種理由推諉;

3、律師向偵查機關提交會見函或提出會見申請后,有如石沉大海、會見時間杳無音信、會見時間和次數被非法限制,交談內容和方式被在場偵查人員無理干預;

4、要求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時出示本人的身份證等“有效證件”,對律師附加會見時所需法律文件;

5、在律師要求了解涉嫌罪名時,以保密為由予以拒絕。除了上述這些現實的問題以外,我國法律中對于律師權利的規定還同樣存在下列問題:

1、我國法律未賦予律師與服務內容相配套的偵查階段調查取證權和閱卷權,而僅僅規定了有限的會見權,向偵查機關了解涉嫌罪名和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件有關情況的權利,上述的權利很難使律師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有實質意義的法律服務;

2、申請取保候審的申請很難得到重視和采納,盡管修改后刑訴法第51條、52條、53條、對依法可以采取取保候審的條件作了明確的規定,但在實踐中,符合條件而提出申請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他們的申請意見被置之不理的情形非常普遍。因此,現實中不恰當地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現象尚為普遍,當律師行使代為申請取保候審的權利受到限制或意見未被采納時,法律沒有規定救濟途徑;

3、對于超期羈押和采取強制措施不當的現象,律師所提的異議和意見不被重視和采納。沒有細化的法律規定;律師就此發表的合理、合法的意見不被重視和采納,從而使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刑事訴訟法所追求的刑事訴訟的科學性、文明性和公正性的價值目標受到嚴重的賤踏;

4、當事人的申訴流于形式。由于偵查人員對于無罪推定和疑罪從無等二項體現刑事訴訟科學性和文明性的法律原則缺乏理解,而傳統、落后、過時的職權主義刑訴觀念仍根深蒂固,加上律師服務的力度先天不足,從而致使偵查人員對于犯罪嫌疑人的申訴極端不重視,從而使犯罪嫌疑人的申訴流于形式。可以說我國法律所賦予的律師在刑事案件偵查階段所享有的權利都被辦案單位以各種理由、各種形式、在不同程度上被辦案機關所剝奪。當然隨著法制教育的不斷深入,辦案機關人員法律素質、法律素養的不斷提高,這種現狀也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是總體來說偵查程序中律師的作用在現階段乃至今后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很難得到發揮。更鮮有律師在偵查階段發揮作用且起到良好法治作用的案例出現。辦案機關、辦案人員總有一種律師是其對立面的主觀思維,往往在辦案過程中根本考慮不到或很少考慮到:律師同樣是刑事訴訟整個過程的一部分,律師的工作會對辦案單位的辦案程序起到推動作用。更有一種思維認為:律師就是在開庭的時候進行法庭辯論的工具,在法庭辯論之前律師是沒有用的。就是律師完成了法庭辯論,律師的辯論內容同樣也不會被采納。這種扭曲觀點及司法現狀的改變與否,是律師作用實現的關鍵。

三、在偵查程序中律師權利的行使及作用的發揮,應當是對偵查權力的的制衡,要想確保這種制衡的實現即律師作用的實現,我認為應從下列角度出發并著手實施

(一)從現行法律中賦予律師在偵查階段與申訴和控告的事實相關的調查取證權利。這種法律上的賦權是符合國際刑事法律文件和司法貫例的。根據《關于刑事訴訟中的人權問題的決議》以及對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刑事司法習慣做法進行了解以后,認為律師訴訟權利的國際標準表現在:從偵查階段,律師即享有調查取證的任意權,以及其他相關的權利。律師在該階段享有相應的調查取證權,可以增加犯罪嫌疑人申訴和控告的力度,增加律師法律服務工作實效,有效地與偵查機關制衡,更好地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使刑事訴訟活動一開始便趨向科學性、文明性和公正性。

(二)賦予律師在偵控機關訊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時的在場權。賦予律師該項訴訟權利是許多法治水平較高的國家所采取的重要刑事訴訟制度。“律師在場權”,任何一位熟悉國外及香港影視的人可能對此并不陌生。它是指刑事案件的被追訴人在刑事訴訟過程中面對國家追訴人員審訊時,享有由律師在場陪同的權利。狹義而言,它是僅指在偵查階段,偵查人員對犯罪嫌疑人進行訊問時,犯罪嫌疑人有權要求其辯護律師在場提供法律幫助,辯護律師根據當事人的要求有在場的權利。其與沉默權一起構成了被告人制約國家權力,捍衛自身權利的兩柄雙刃劍,在西方大多數國家已經被立法確認。在美國,憲法修正案規定在所有刑事訴訟中,被告人享有獲得律師的幫助的權利,當警察第一次正式訊問被告人時,當證人對被告人進行辯認時必須有律師在場。法國刑事訴訟法第70條規定:訊問犯罪嫌疑人時,自身由辯護律師陪同者,只能由辯護律師在場時訊問等等。但是在我國,律師在場權仍是一個在理論和實踐中都尚未引起足夠重視的話題。在當今我國刑事訴訟中,賦予律師該項職業權能,具有以下方面的意義:

(1)可以達到國際刑事訴訟標準,提高我國刑事訴訟的水準;

(2)使立法更趨完善。根據修改后刑訴法第96條第2款規定:“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根據案件情況需要可以派員在場。”賦予律師在偵控機關訊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時的在場權,可以使立法更加平衡和完善。

(3),可以確保偵控機關調取口供筆錄程序的合法性,克服調取口供中逼供、誘供、騙供等現象的出現;

(4)可以確保口供內容的真實性。特別對那些沒有閱讀核對能力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律師在場,協助他們核對口供筆錄,防止口供筆錄被某些不負責任的偵控人員串改,從而導致對嫌疑人或被告人不利后果的情況出現。在法律中賦予律師在場權的實際意義更為突出:一方面,刑事訴訟的偵查階段是一個相對封閉、秘密的階段,偵查機關以國家強制力為后盾,擁有極大決定權和采取相當強制措施的權力,相對于犯罪嫌疑人而言是占絕對優勢的強勢群體。盡管這是為查明、打擊犯罪,維護社會治安,保護國家秩序正常的運作必備的權力配置;但是存在權力就存在權力被濫用的可能,加上受“破案”利益的鼓舞和催化,刑訊等野蠻的偵查手段很可能發生,司法暴力不可能被禁止;而犯罪嫌疑人力量單薄,無法針對各項不利于自己的行為和決定實施有效的影響,因此偵查階段犯罪嫌疑人的人權狀況是最值勘憂的!而現代刑事訴訟理論并不將打擊犯罪作為其追求的唯一價值目標,保護犯罪嫌疑人的個體性權利,尊重他們的人格尊嚴同樣是其題中應有之意.正是出于對每一個涉訟人的人文關懷,賦予犯罪嫌疑人在面臨司法訊問時要求律師在場的權利,可以大大改善被告人的處境,增強其有效抵御追訴的能力,使被告人受到公正、人道的對待,防止偵查人員以各種非法手段收集證據,使犯罪嫌疑人成為僅僅被用來維持社會治安的“客體”或工具。另一方面,現代刑事訴訟的結構講求三方組合,控辯之間對立并且制衡,案件真實通過控辯之間的攻守來實現,那么權力的配置必須切合與刑事訴訟功能與目的。偵查機關作為國家追訴機關,其地位享有天然的優越性,而且擁有辨方所不具備的強大的訴訟資源(如機構設置、人員配備、資金調度等)和訴訟權力(強制措施、法定偵查手段):為了保證控辯之間的平衡,辯方必須擁有能對其構成制約的權利,以保證進行刑事辯護的有效性和充分性。律師在場權的設置也是出于加強其辯護權的考慮,讓律師在偵查訊問時在場,一是能夠充分的了解案情以及控訴方指控的內容、為犯罪嫌疑人提供及時的法律幫助,從而完成辯護工作,為在法庭審判中進行有效的辯護創造良好的條件;二是可以見證偵查人員的訊問過程,對是否存在司法暴力的情況形成直觀的了解:否則,一旦偵查人員采取種種手段迫使被告人“自證其罪”的情況發生,律師在法庭審判中將很難改變那些被告人有罪供述基礎上的有罪裁判結論,辯護活動的有效性將大大削弱。

(三)從立法角度完善律師會見權,疏通律師與犯罪嫌疑人的會見渠道。犯罪嫌疑人應有“充分的機會、時間和便利條件”與律師會見,并且會見是秘密的,執法人員只能在“視線范圍內和聽力范圍外”進行監督,這樣才能確保會見的有效性,因此,法律除了一些特別案件做為例外規定以外,還應明確規定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的時間、次數不受限制,取消會見審批制度。法律明確規定羈押場所應及時安排會見應,且不能對會見內容限制,更不能搞秘密監控,更重要的是法律應對違反規定的偵查人員給予相應的懲罰措施,以保障規定得到落實。

(四)應從立法角度明確賦予律師辯護人的地位和權利。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六條規定:犯罪嫌疑人在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聘請的律師可以為其申請取保候審。但并未確定律師在偵查階段辯護人的地位。而犯罪嫌疑人所享有辯護權利應是法律賦予的一項基本權利,同時也應當是律師的一項基本職能。《刑事訴訟法》的上述規定是對辯護權的一種限制性規定和立法上的缺陷。盡快以法律形式確定律師偵查階段辯護人資格,是我國真正實現辯護權、切實維護嫌疑人的合法權益、明確律師偵查程序中作用的前提和基礎。總之,國家的發展離不開法治文明,而一國刑事訴訟的法治、文明程度是法治建設的一面鏡子。為實現我國刑事訴訟的科學性、文明性和公正性,重視、強化律師在刑事訴訟中的制衡作用,完善律師的制衡機制,是實現上述刑事訴訟價值目標的關鍵途徑和環節,希望立法、執法機構能夠完善我國律師在偵查過程中的權利,并早日落實法律的執行與實施,最終將我國建設成為高度法治、高度文明的社會主義強國。

首頁 | 協會概況 | 政策導讀 | 法律法規 | 文件管理 | 會員管理 | 律師風采 | 盟市律協 | 律師期刊 | 投稿專地 | 網上投訴 | 人才交流 | 聯系我們 | 法律援助 | 司法考試
Copyright ? 2015 內蒙古自治區律師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備07001737號 蒙公網安備 15010502000399號 網站建設國風網絡 網站地圖 
地址:內蒙古呼市興安南路15號 電話:0471-5301279 網址:www.188142.tw

內蒙古法律援助 呼和浩特法律服務 呼和浩特法律調解 呼和浩特法律咨詢 呼和浩特法律訴訟

杭州理财平台